助还8万债仍不知悔改 父痛心与儿脱离关系

时间:2019-04-05
作者:牟讨

(新山23日讯)一名伤心的父亲指儿子夜夜笙歌,向大耳窿借贷充阔气,他前后掏出超过8万令吉替儿子还债,但儿子不知悔改,因此于今日忍痛宣布与儿子脱离父子关系。 

59岁的打金师傅谢盛标与妻子育有2 男1 女,他说,23岁的长子于18岁中学毕业后,在手机店工作几年,后来结识一些朋友,几乎每晚都泡夜店至三更半夜才回家,直至今年初,长子向母亲求救,说欠下5至6组大耳窿。

每晚泡夜店至半夜

谢盛标说,妻子对此深感痛心,他也只好帮儿子还清2万6000令吉债务,并要求儿子去新加坡工作,远离这些朋友。

他指出,儿子在新加坡工作数个月,今年6月在新山一家手机店当销售员。

他说,没想到儿子死性不改,不仅向大耳窿再借2万1000令吉,甚至被指对手机店1万5000令吉公款“处理不当”,业者出于好心没报警,希望给他那年纪尚幼的儿子一次机会,让儿子以15个月分期摊还该款项。

伤透了心的父亲强调,一次又一次地,他向亲友借钱帮儿子还债,就连儿子名下的丰田Vios轿车的车贷,都是由女儿的男朋友帮忙缴付了2年,每月车贷870令吉,共还了超过2万令吉。

谢盛标(左)在李伟勥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出示妻子和一对子女一致签名承认与他长子脱离关系,要求大耳窿“冤有头、债有主”。

以为儿改过自新助摊还之前债务

谢盛标说,今年10月,儿子改当马新跨境霸王车司机,原以为儿子能重新开始,就帮忙摊还之前的债务,却又传出向大耳窿借贷的事件,儿子再次向母亲要求拿出1万令吉还债。

“上个月家人帮我庆祝60岁大寿,他的一句‘爸,生日快乐’,令我感到非常讽刺。”

他说,他儿子多次向女儿要回轿车,否则会向警方报失轿车,不给钱就把住家地址公开给大耳窿。

“他母亲几乎快要崩溃了,而我也夜夜无法入寝,每到凌晨时分都会起床在住家阳台叹气。上周有大耳窿在清晨4时登门,男子用拳头敲打停放在外面的轿车,他目睹这一切,恐怕下一次住家随时会被泼漆。

“骂也骂过,就是不受教,他已失控,他所有一切的事与我们无关,希望他好自为之。”

到处闯祸伸手索钱谢盛标:已无力偿还

谢盛标坦言,自己并非大富大贵,一家住在福林园的廉价排屋,这儿子自踏足社会工作,也不曾给家用或请他喝过一杯茶,做父母并不是要求子女回报,但儿子到处闯祸之后伸手索钱,如今他已无力偿还。

谢盛标今日在马华地不老区会副秘书李伟勥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讲述此事。

承认牵累家人儿坦诚将洗心革面

这名负债累累的儿子接受《南洋商报》电访时,承认自己因泡夜店、喝酒及摇头而欠债,目前只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来还债。

他表示,早在两年前他欠下大耳窿及朋友约2万令吉债务,父亲向婆婆借钱帮他还清,直到今年中旬再欠下4万令吉,当中包括他挪动公款的钱。

他说,最近他再向朋友借1万5000令吉,但他已和对方谈妥分期摊还的条件,他担心家人再受牵连,惟有搬走,也会还债,打算洗心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