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盼市议会发挥创意 活络老街经济重现港口繁华

时间:2019-04-05
作者:雷睥俸

老字号寥寥无几,许多老店已被以外劳为主的生意占据。

(巴生27日讯)巴生港口老街随着70%华裔人口与商号外迁,经济结构转为由外劳支配,仅存20%的华商冀望市议会发挥创意,活络老街经济,重现昔日十里洋场的繁华景象。

巴生港口是世界第十二大货柜港口。位于通往南港必经之路的老街拥有上百间的战前老店屋,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是巴生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上百间报关行都在老街设立办事处。

其中老港口人耳熟能详的“三美路”,更是外国船靠港后,船员上岸休闲消遣的热门首选。当年的港务支撑起老街的经济,近90%的店屋都是由华裔经营,车水马龙,夜夜笙歌。

生意以外劳为主

北港与西港于八九十年代设立后,成为巴生港口主要的货柜处理终站,报关行开始外迁;加上“三美路”木屋区拆除,周边新兴住宅区大兴土木崛起,华裔人口开始往外迁移,港口老街这15年来沧海桑田,繁华不再。

当地老字号商家受访时都对当前商业活动每况愈下,感到不胜唏嘘。时过境迁,业者求存皆必须改变经营模式,包括转为以外劳和友族为顾客对象、专做口碑生意,或提供更精专的产品,吸引识货顾客找上门。

“30年前,在巴生港口老街做生意几乎是清一色华人,如今老字号关一间,少一间,仅剩下20多间,其他都被以外劳为主的生意占据,如货币兑换商、二手服装店,以及外劳杂货店等。”

他们也表示,目前商店楼上很多都已租给外劳居住,衍生出垃圾卫生与基本建设的问题。

“这里有全国最大,也是世界级的港口,却没有国际海港城市的面貌,包括发展数十年如一日,未见提升与维护,对外缺乏吸引力,是港口无法继续发展的主要因素。”

吴国民(左)希望地方政府能加强巴生港口老店的维护工作并打造成为古迹旅游区,右是柯金胜。

吴国民建议市会港务局维护老店发展古迹旅游

民主行动党巴生国会选区联委会主席吴国民表示,巴生港口老街具有一定的历史意义,见证我国最大港口的崛起,建议巴生市议会与港务局携手维护已有七八十年历史的战前老店,发展古迹旅游业。

他说,市议会在维护战前店屋原貌的同时,还可通过壁画美化,增加景点的卖点,吸引游客到访,振兴当地的经济。

为老街注入新意

“巴生港口曾经是南区最繁华的市镇,还有两间戏院及6至7间餐馆,如今皆已结业。我们希望能为老街注入新意,从而活络当地的经济。”

他建议市议会将巴生港口老街纳入市议会的旅游地图,与现有的南区老街古迹行和吉胆岛景点串联,因为港口老街是巴生前往吉胆岛码头的必经之路。

在场者还有班达马兰村长柯金胜。

担心治安提早打烊

渔具店业者·管其枫(68岁)

在此经营生意已有40年,七十年代的港口车水马龙,今非昔比,到了晚上就只见外劳,加上治安问题,营业时间也从早年的晚上9时打烊,提早至晚上7时。

不符海港城市面貌

眼镜店业者·蔡明光(50岁)

我是第二代继承人,自小在港口长大,港口数十年如一日,少见发展,加上人口外移,使到人潮锐减。眼镜店也开始改变经营方针,以友族和熟客为主要的顾客对象。

以目前港口的基本设施与市容而言,并不符合世界级海港城市的面貌,市议会应当加把劲,为港口规划新的发展方向,才能活化老街的经济。

老字号仅剩20多间

洋服店业者·郑天绩(63岁)

我其实已可以退休,但基于对老店的情意结,加上朋友都在这一带,才继续营业下去。

生意每况愈下,很多老街坊都结业并把店出租给做外劳生意的商家,仍在营业的老字号仅剩下大约20多间。

前身是“瑞天咸港” 处理树胶锡米出口

巴生港口的前身是“瑞天咸港”(Port Swettenham),创设于1900年,主要是处理传统货品,如出口至国外的树胶和锡米。

“瑞天咸港”当年是由大马铁道局管理,直至1963年,巴生港务局正式成立,取而代之。 

巴生港口1973年缔造国家历史,首艘货柜船“Tokyo Bay ”靠港,开启巴生港口货柜船运的时代。 

港务局1986年将货柜终站私营化给巴生货柜终站有限公司(Klang Container Terminal Berhad,KCT)管理,至于港口剩余设施的运作则交由巴生港口管理私人有限公司(Klang Port Management Sdn Bhd,KPM)。 KCT和KPM较后合并成为北港(马)有限公司。 

1994年,英达岛加设一个新港口,并交由Kelang Multi Terminal私人有限公司管理,之后被命名为西港。

目前巴生港口共有两个终站运作公司,即北港和西港,以及3个港口终站,即北港、南港(由北港管理)和西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