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拱桥新村仅剩1家 手工编竹箩后继无人

时间:2019-04-05
作者:邢奋榀

经过曝晒一个个竹箩,不但不会发霉且更耐用。

(怡保29日讯)社会急速发展之下,有许多更便利的物品,如塑胶产物等等取代了手工竹箩,加上难以与耐用的塑胶箩相比,霹雳州拱桥新村的手工编织竹箩行业,从全盛期的4家,到今日仅存1家,被喻为夕阳事业。

一个手工竹箩,若是在市场盛装疏菜用途,顶多可用2到3次就会破损,难以跟耐用的塑胶箩相比。

拉亚竹又硬又有韧度,不易折断,合适编织竹箩。

如今霹州内只有打巴、安顺及拱桥还有人从事织竹箩,大部分面对后继无人,恐最终结业。

拱桥硕果仅存的手工织竹篓家庭,即已有逾60年经验的刘永娣(70岁)对《南洋商报》指出,拱桥以前有4个家庭从事织竹箩行业。

她表示,竹箩一般上是供应国内市场或巴刹用途,主要盛装蔬菜与瓜果,然耐度却有限;如今市场出塑胶箩,比起手工竹箩更耐用,许多人已改用塑胶箩。

黄细妹熟练地挥动竹条,轻易织出3至4尺高的大竹箩。

韧度不足很快折断

编前须懂分辨种类

编织竹箩的其中一门学问,是要学会分辨竹的种类,若是不合适的竹片,韧度不足,所编织的竹箩很快就会折断。

张剑辉说是向马来人或原住民收购竹,其中拉亚竹又硬又有韧度,不轻易折断,其他竹则比较脆,容易折断。

“一旦完成竹箩的编织,便会将竹箩堆积,再置放在太阳底下曝晒;由于竹片含水分,若是没有晒乾,竹箩将会发霉。相反,晒乾后的竹箩,将会更耐用。”

他希望蔬果农大唱丰收,与菜农息息相关的竹箩,生意才会更好。

张剑辉将竹眼去掉或切成薄片,以人工为竹片修护。

张剑辉:森林局条例朝令暮改

张剑辉(40岁)说,森林局条例朝令暮改令业者感觉刁难,难以适从。

“业者必须常要到政府部门,例如森林局处理运输竹子的准证申请。不过,该部门常常会更改一些条例,令他与同行感适以适从,有时,甚至会心灰意冷。”

他坦言,若是政府减少繁文缛节,将会让竹箩业者没有后顾之忧去创业。

另一个难题是割竹机器发生故障,将会令业者头大如斗。

刘永娣现在都利用机器将竹片加工,快速有效。

刘永娣从事编织竹箩逾30年

年幼时,刘永娣也到其中一家学艺,赚取生活费,并在1981年另起炉灶当起老板,一晃眼已是逾30年。如今她把衣钵传授给11岁就开始帮忙母亲处理竹箩的儿子张剑辉。

她指出,每次收到的的竹子,必须锯成7尺至10尺长度,再置入机器分割成竹片,然后分类厚片与薄片,一些适合做架筐,一些适合做“锁口”。

以前都是人手切竹,现在有机器辅助,速度虽然会快一些,但是竹片上的“竹眼”机器无法去除,仍旧需要人手进行修缮,才放入另一部机器将竹片削簿,制成织竹箩的材料。

完成上述步骤后,就交给师傅织竹箩,有经验的师傅可在短时间内制成一个竹箩,平均每天可以制10个至30个竹箩不等。

制竹箩已有数十年经验的黄细妹受询说,其父亲早年也是从事织竹箩行业,结业后,黄细妹就到刘永娣处打工。

她打趣说,只是眼见功夫的手艺,接触2至3天即能上手;尽管自己是老手,仍会有被竹片割伤手的风险。

记者见她熟练地挥动竹片条,三两下子就轻易地织出一个3至4尺高的大竹箩。

独家报道:陈体安

独家报道:陈体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