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顺荣 不惧骇浪瞄准航向

时间:2019-04-05
作者:公孙瞻疯

靠海生活,让渔村孩子不惧惊涛骇浪,历经磨炼的大无畏精神,也造就其征服大海的意念。

企业家拿督卢顺荣就秉承这股信念,开创航运设备服务30年,在一望无际的大风浪中闯荡,并满足于降服大海的成就感。

他深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孟子·告子下》),经历战乱结束、教育改制、经济萧条时代,促使他往后更积极参与学校及社团教育工作,希望通过推动教育培训,为下一代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卢顺荣今天在航运设施服务的成就,也有赖于过去一步一脚印的努力。

事业篇:

远大抱负 开始创业

毕业回国遭遇经济萧条,再度给卢顺荣带来各种考验。

“1969年五一三事件后,很多华商移民外国,国家经济非常不景气,1972年毕业回国时,职场就业僧多粥少,难找工作,本身虽想过到国外工作,但基于家人因素,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70年代初期,工业环境恶劣,即不安全、不卫生,且建设也不合法等,工人常闹工潮,卢顺荣在八打灵再也旧区一家钢管工厂工作三年后,便转到巴生港务局工作。

“当时,铁饭碗是大家梦寐以求的工作,港务局这份工也是继我中学出海捕鱼后,再度重投大海怀抱的一份工作,同时,也成为我开启航运工程设施服务的起步点。”

港务局工作也给卢顺荣获得各方面的学习,包括技术培训、管理及政府法令等,也服务多届交通部长和熟悉各政府部门的运作。

安稳的工作并无法满足卢顺荣远大的抱负,1984年,他开始出来创业,当时我国获联合国教育机构捐献兴建中学校舍,他就承包有关工程,在全国兴建10余间校舍。

1987年金融风暴,他看准市场需求,开始转向经营航运工程设备服务,为各项大工程提供服务,包括韩国公司的造桥计划及荷兰公司的填土工程等。

“我国经济正好转型,需要发展码头业务,当时,新加坡已是海港中心,我有多位在潮州同学会相识的朋友就在当地造船厂及港务局工作,彼此常联系及交流,交换意见,也给我提供很多宝贵的意见。”

卢顺荣指出,我国码头发展,让他看到航运设施服务的需求。

完成挑战 满足感大

尽管航运设备服务业风险高,管理复杂,不过,卢顺荣却认为,每一次完成一项重大的挑战,本身都会有很大的满足感。

航运产业都在海上浮动,因此容易遭遇各种难以预测的挑战,包括海盗威胁、大风暴突袭、船运意外事故等,而且每艘船的资产过亿,需获国家海事组织法律与国际保险的保障。

“这个行业需要强大的人脉,行事谨慎,小事不处理或酿严重后果,而且每个意外的发生,或需要通过谈判解决,当别人不能或不敢碰的工作,自己却能解决及完成任务,那种满足感是特别大的。”

从航运设施服务起家,至今开始涉足造船工业,对于这项不熟悉的业务,卢顺荣表示,除了政府的鼓励,本身或因来自海港,又曾在港务局工作,加上有一群经验丰富的朋友作为后盾,因此也就放胆尝试涉足。

如今,卢顺荣创办的公司Lunar Shipping有限公司所涉足业务包括船东、造船(平底船拖轮等)、海事填海工程、造桥、海运及提供轮船停靠码头的拖船服务。

缺乏发展海洋教育

基于留台见闻及工作经验体会,卢顺荣认为大马教育仍有待鞭策发展,近年来他积极参与学校董事部工作,希望借此加强推动教育的工作。

卢顺荣为人低调,在所参与社团中,主要涉足教育工作,他表示,过去公司业务繁忙,多往国外跑动,主要参与海上业务,因此很少涉足陆地活动。

然而,自己的经历,让他情系独中,加上工作获儿子接手且在同乡拿督蔡崇伟邀请下,近年来也活跃与各社团的教育活动,尤其是巴生中华独中和母校三民独中的教育发展。

“70年代毕业期间,我和太太看到郊区孩子失学问题严重,今天再回到学校来贡献,我们希望通过推行领养计划,让清寒子弟能获得教育援助,不论是继续中学课程,或是完成技职教育,让他们能学有一技之长,为社会作出贡献。”

他指出,个人经验所见,我国缺乏发展海洋教育,若要与世界工厂中国竞争,或可善用本身资源,如开发养殖业及海洋工业等,作为竞争卖点。

卢顺荣与陈慧芳夫妻同心,参与和推动台大校友会会务。

家庭篇:

不怕艰难 越挫越勇

1944年,战乱刚结束的年代,人们只顾眼前温饱,从未思考教育可创造未来的发展。

卢顺荣就在这样一个年代诞生于雪兰莪双武隆渔村的小镇,父母亲靠海谋生及经营小生意,家中有3兄弟姐妹,他是长子,上有一姐,下有幼弟。

成长时期,他在大港新民小学接受教育,较后,前往安顺三民中学学习。可是,在完成中四课程时,却碰上政府推行《1961年教育法令》改革政策,当时三民中学因接受改制而不开设高中班,导致他被迫停学,回乡捕鱼。

忆述那段经历,卢顺荣难掩愤概:“在家乡度过一年捕鱼日子,心里深感不忿,潜意识对社会有一种不满情绪,认为政府政策不公平,三大民族争取国家独立,华语和淡米尔文却无法列官方语言;教育改革政策的实施,也导致许多在校求学的学子,无端端被剥夺学习的机会。”

不过,怒火并没有烧毁大好青年的奋斗意志,反观他觉得那个艰难时代,似乎是上天给予自己的磨炼,锻炼他往后创业的励志力及斗志。

在华教义士的奋斗和努力下,霹雳州成为独中复兴发源地,也让他有机会重返母校就读,在三民独中完成高中课程后,他便鼓起很大的勇气向父母争取到台湾留学的机会。

“当时,父亲鲜少理会我们学习的事情,只是问我需要多少钱,然而就给我到台湾大学留学。”

“我们很多人以台湾为跳板,完成学士学位后,再转到英、美留学,我较后也前往英国留学进修,回国后也继续半工读,考取专业工程师资格。”

卢顺荣除了涉足航运设备服务,近年更参与造船工业。

重视家庭五伦关系

家人是卢顺荣最大的后盾,妻子拿汀陈慧芳更是创业至今的左右手,如今孩子已接手业务发展,更让其深感欣慰。

也是前任国立台湾大学马来西亚校友会会长拿汀陈慧芳在台大毕业后,曾在中华独中、玛拉学院及坤城中学任教,不过,随着夫婿创业后,她就开始负责公司的财务管理工作。

“由于太太协助看管财务,才让公司得以度过1997年的金融风暴难关,当时,世界经济大萧条,较后,又遭遇沙士病毒的冲击,以致不少船运公司面临倒闭窘境。”

他说,该公司业务发展谨慎且贷款不多,因此,经过重组和转型后,最终得以渡过难关,较后,顺应中国市场开放的带动,也让业务顺利走回轨道。

由于鲜少人涉足这个领域,因此也难寻找接班人,两名儿子完成工程系课程后,就被迫到公司来上班,卢顺荣深感愧疚指,确实对他们有欠公平,尤其大儿子一毕业就被迫到公司来上班。

此外,在家庭教育上,卢顺荣表示,本身极力推崇传统教育,深信中国5000年文化历史有其发展精髓,因此希望家人可传承,在三代同堂的生活环境中,认识五伦关系的重要性,借此了解人与人之间老少有序、真诚友爱的重要性。

卢顺荣重视家庭五伦关系的教育。

社会篇:

饮水思源

卢顺荣与太太陈慧芳是国立台湾大学马来西亚校友会的中坚分子,对推动校友会会务和母校发展不遗余力。

陈慧芳曾担任第24届台大马来西亚校友会会长,卢顺荣也是校友会顾问。

两人在任期间,成功邀请到台大校长连续两年来马出席“台大之夜”晚宴,同时校长也拨放5名学宿费4年全额奖学金给60所独中成绩最佳的学生申请。在任两年期间,他们也筹获合共32万令吉的会所和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