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行总裁:下半年仍有下行风险 次季增长4%如预期

时间:2019-04-05
作者:房畚

慕哈末(中)公布我国次季经济增长数据。左右分别为副总裁拿督诺珊希亚和苏克达夫星博士。

(吉隆坡12日讯)受到外围因素冲击,我国次季经济增长率如市场所料,放缓至4%;尽管内需具韧力,下半年仍面对外围不明朗的下行风险。

国行今日宣布次季经济增长数据,次季增长率比首季4.2%增长缓慢,也是2009年来最差的表现,2009年,我国经济全年萎缩1.7%。

私人领域增长6.1%

不过,我国经济仍由内需支撑,私人领域次季增长率达6.1%。

国行总裁拿督慕哈末指出,次季的经济增长表现如预期般,因此,国行未下调全年经济增长预测,目标仍维持在4%至4.5%。

“这意味着下半年内,我国经济增长数字将更好,增长率将介于这个区间。”

仍由内需支撑经济

慕哈末今日在次季经济增长记者会上解释,先进国经济在次季放缓,加上周期和结构性疲弱,成为持续冲击我国经济的外围因素,因此,亚洲经济包括大马,主要仍由内需支撑。

累积上半年,我国经济增长率达4.1%。

展望未来,慕哈末还说,我国经济仍由内需为主要驱动因素,尤其私人领域消费,因全球需求放缓,出口料保持疲弱,外围不明朗因素料继续成为我国经济增长前景的下行风险。

针对内需表现,他指出:“薪金持续增加,就业率稳定,私人消费料进一步扩张,且政府提高可支配收入的措施奏效。”

此外,尽管油气领域资本开销减少,私人投资放缓,但国内基建工程开跑,加上有制造和服务领域资本开销支撑,投资活动料持续。

经济增长风险大过通胀

在今年第二季,我国私人领域增长6.1%,较首季的4.5%高,首半年平均5.4%。其中私人消费增6.3%,较首季的5.3%高;私人投资则增扬5.6%,首季增长率为2.2%。

慕哈末解释,私人和公共领域需求改善,提振了内需。持续增长薪金和收入,及政府提高可支配收入措施支撑了该领域表现。

同时,服务和制造领域持续的资本开销,也支撑着私人投资活动。

随消费税冲击消退,我国次季内,通胀率跌至1.9%,远低于首季的3.4%。

慕哈末预见,未来经济增长风险,大过通胀风险。另外,他也说,次季财政赤字达5%,不过国行仍维持全年3.1%的目标。

建筑领域8.8%表现标青

由消费和相关服务推动,次季我国服务领域增长率达5.7%,比首季的5.1%高,首半年平均增长5.4%。

建筑领域则因受到土木工程等项目的激励,大幅增长8.8%,首季增长率为7.9%,首半年平均增8.4%。

矿业领域增长率从首季的0.3%,加速到2.6%,首半年增1.4%。

较高的油气生产活动,稍微支撑了该领域表现。

不过,制造领域次季增长率仅达4.1%,较首季的4.5%放缓,首半年增4.3%;农业领域则从首季的萎缩3.8%,进一步恶化至萎缩7.9%,而上半年则是萎缩6%。

令吉波动“新常态”

美联储升息的步伐、全球原油价格波动,加上外国投资者减持大马股票,导致令吉波动剧烈,而国家银行总裁拿督慕哈末更是明说,波动剧烈已经成为令吉的“新常态”。

慕哈末今日公布我国次季经济表现时指出,令吉兑美元在首季增值9.6%,然而,到了次季却逆转贬值2.5%,波动剧烈的走势,主要是受到外围因素影响。

他披露,美联储计划再次升息的事态,是导致令吉贬值的要素之一。

此外,全球原油价格浮动,加上MSCI调低大马指数的权重,导致外资减持国内股票,更加快了令吉贬值的速度。

慕哈末表示,纵观令吉表现虽然波动剧烈,但基于我国经济体多元化,基本面维持强劲,因此,有望推动令吉长期表现唱好,并反映我国的经济实力。

寻策深化金融市场

国行也正在研究,进一步深化我国的金融市场,包括是否让令吉在岸外交易。

早前6月15日,国家银行和大马金融市场协会宣布,延长岸内令吉交易时间至傍晚6时,以让业者拥有更多时间来完成外汇交易。

因此,当媒体提问是否将会让令吉进行岸外交易时,慕哈末回应说,这需视乎国人的需求。

他续说,国行实际上已经成立了金融委员会,集中各商业银行及金融机构成员,探讨深化我国金融市场的方针。

“很快的,委员会就会提出一些发展方案。”

国行已处分1MDB

针对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事件,慕哈末再次强调,国行已完成相关调查,并采取了所需行动,包括进行处分。

上月,美国司法部采取行动,寻求充公1MDB相关资产行动,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所控制的晋玮资本(Jynwel)在美国投资行的数亿美元投资,也受到隔离。

询及美国司法部若接洽国行,是否将采取任何行动?

慕哈末说,若任何单位或执法单位接洽国行,都将依循双方原本的协定给予合作。

另外,早前巫青团副团长凯鲁阿兹促警方调查国行前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等人,是否冲着国行而来?

针对这个问题,慕哈末回答说:“这是自由国家,任何人都可以报警。而且有人针对国行报警,也不是第一次。”

他补充,国行有非常健全的反洗黑钱机制,至于1MDB,该公司确实有违例,但已采取相关行动。他也说,国行会尽力并采取所需行动,来维护国行声誉及维持大众信心。

Swiber倒闭没重创银行

针对早前新加坡石油天然气服务公司Swiber控股倒闭,对于本地银行领域的影响,慕哈末指出,国行已向本地银行了解状况,得知影响不大。

“若是这单一个案,(相关亏损)已完全获得拨备,也完全吸纳了。”

至于银行领域整体资产素质,他说,我国银行领域对油气领域的贷款并不多,曝险少过2%。而且他强调,我国的银行资本充裕,绝对有能力吸纳亏损。

根据国行数据,次季内,银行领域的缓冲资金高达1208亿令吉;流动性覆盖率(LCR)则达125%。

受到油价暴跌冲击,负债累累的Swiber控股上月28日宣布申请清盘,甚至拖累新加坡最大银行星展集团业绩表现。

星展集团在Swiber控股有多达7亿2100万新元(约21亿5000万令吉)的曝险,包括贷款和债券等。